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看客心理
文档类型:心理误区   文档整理时间:2018年6月26日
甘肃庆阳19岁的花季女孩李依依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原因是两年前的一个夏天,正在读高一的李依依遭到班主任吴永厚强J未遂。她找到自己信任的任课老师揭发班主任的禽兽行为,任课老师推诿说解决不了。她又找到教导主任,教导主任怕惹麻烦也拒绝了帮助,还质疑她,“反正你也没被强J到,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李依依悲愤不已,两个月后,她被确诊为抑郁症,连续产生多次自杀念头,但都自杀未遂。为了消除心理创伤,她最终选择了报警,当地警方很快立了案,并准备以猥亵及强J未遂的罪名移交检察院公诉吴永厚。然而,检察院认为吴永厚的行为轻微,且无法证明猥亵与李依依抑郁症有直接关联,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李依依无奈回到学校,却成了同学眼中的怪人、精神病,遭受孤立和排挤。她发出绝望的控诉:“我曾以为学校是社会里的一块净土,可我却在这唯一的净土里看倒了丑陋、鄙夷。” 
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2018年6月20日,李依依在朋友圈留下遗言:“轻轻的我走了,就像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一切都结束了。”然后,她爬上了8楼狭窄的窗台,准备与这个冷酷的世界告别。
正当消防员奋力营救李依依的时候,人世间最无耻的笑声彻底击碎了李依依最后一丝生存的欲望。楼下围观的数百名看客中竟然发出了鼓掌声和欢呼声,有人忙着现场直播,有人忙着发朋友圈,“尼玛呀,楼下好热的,快跳啊”“尼玛,为了等你跳下来,我在楼顶晒了一个小时太阳”“快跳呀,看完你跳楼,我还要去接娃娃了”。
如此冷血的世界,女孩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她对着消防员说了最后一句话:“哥,谢谢你,我走了。”她主动松开了手,向地面坠落,消防员趴在窗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可看客们的笑声却仍然没有停止,“够磨蹭的,可终于跳了”“真跳了”“那就对了,要不都对不起这么多人围观”。
老舍曾说,“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李依依的悲剧就是这么一出充满了无耻笑声的悲剧,从强J未遂的班主任,到推卸责任的学校,到视其为异类的同学,到不作为的执法者,到围观的群众,每一个人都是冷血的看客,每一个人都是害死李依依的间接凶手。
她有什么罪过?她唯一的罪过就是勾起了班主任的兽欲,进而引发了后面一连串无耻的笑声和邪恶快感的发泄。就像《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女主角玛莲娜惊世骇俗的美貌,诱发了西西里岛上那些披着人皮的罪恶灵魂——男人们贪婪虚伪、女人们嫉妒蛮横,他们在将玛莲娜逼入“娼妓”的罪恶深渊后,又挥舞“道德”大棒将她重重地打倒在地,并在肆意践踏她已“肮脏”的胴体中达到群体狂欢的高潮。玛莲娜惊人的美丽,正如法庭上律师所说:“她有什么罪过?她唯一的罪过就是太美丽。”当她的美丽被同胞和纳粹士兵摧残殆尽后,“她有皱纹了,腰变粗了”,人们终于放心而“宽容”地接纳了她。这与“够磨蹭的,可终于跳了”“那就对了,要不都对不起这么多人围观”是一样的扭曲的看客心理。
历史上,看客的身影从来没有间断过。
鲁迅曾辛辣地讽刺过他那个时代的看客:当阿Q被送到断头台时,断头旁边站着一群跟蚂蚁似的张着嘴的看客;单四嫂的儿子宝儿死的时候,巡警绑了白背心,来到街上示众,围观之人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几堵人墙,密不透风;《药》里如此形容看客——领颈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似的,向上提着。
新时代的看客比旧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2005年河北省衡水闹市街头,一个19岁女孩被一个32岁的拾荒男子尾追进公厕,惨遭了20余分钟的蹂躏。尽管女厕内不断传出痛苦的嘶喊声,现场围观的40多名市民,却没一人制止,也没一人报警。后因过路民警发现,才救下这不幸的女孩。
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最后一名拾荒阿姨陈贤妹上前施以援手。10月21日,小悦悦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后离世。
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为什么看客心理这么普遍?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1、人性中求生的本能,当出现危险情境时,人们会启动对死亡的恐惧,逃离危险源,寻求自保,以获取生命安全。
2、传统文化中的“中庸之道”,衍生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枪打出头鸟”、“明哲保身”等,让国人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3、数千年的皇权至上,民众始终处在社会最低层,没有主人翁意识,处于一种“听别人的”、“看别人的”状态,缺乏勇敢站出来承担责任的胆识和能力。
4、社会结构失衡、贫富差距过大引发民众的焦虑和心理怨恨,使底层民众陷入互害模式,对他人的厄运漠不关心,甚至因他人的厄运而产生邪恶的快感。
5、社会道德沦丧,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好人不得好报,坏人不得惩处。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人们丧失了分别是非与好坏的能力,丧失了责任意识,丧失了爱的能力。
当看客心理成为普遍性的公众心理,民众将丧失基本的人格,变成冷漠麻木的奴才,国家也将丧失国格。人格是国格的支柱,一个民族的人格精神是民族的立国之本。鲁迅一直提倡的国民性的优化依旧是我们当今社会的使命。胡适曾大声疾呼:“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然而,悲哀的是,很多人连自己的人格都被抹杀殆尽了,却拼命地去争所谓的国格,这是典型的本末倒置了。
原 刊:网络
作 者:

 
前篇文章:现时代社会的伦理道德观-兼论性观念
后篇文章:没有了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