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沟通需要一个支撑点
文档类型:交际心理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6月21日
2003年,对中国和法国来说都是个非常重要的年份,中法文化交流活动在这一年的1月拉开帷幕。1月24日,法国政府为了表示对中国人民的尊重,在中国传统新年到来之际,将法国巴黎著名的标志性建筑埃菲尔铁塔进行了一番有中国特色的打扮。为了将中法文化交流活动推向高潮,在4月份,时任法国总理拉兰将访问中国。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2003年2月,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如狂风暴雨席卷整个亚洲,世界卫生组织对疫情公布的资料显示,中国感染非典人数居世界之首,其中,北京感染的又是最多,为“疫中之重”。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国家领导人取消了对中国的访问。时任中国驻法国特命全权大使的吴建民从一些渠道得来的消息,拉兰总理已经准备取消中国之行。吴建民知道,法国人在外交上奉行独立自主,行事特立独行,有别于其他西方国家,一旦决定的事不会随便更改。但法国总理取消对中国的访问,不论是什么原因,都会给中国的外交和国际形象带来负面影响。如何改变这样的局面呢?吴建民沉思着。
这时候,有人告诉吴建民,法国总理拉兰的顾问来访。听到这里,吴建民心想一定是来告诉他们要取消访问的消息的。一见面,顾问先生对吴建民说,对不起,吴,我们不得不……
“不要说了,在你告诉我决定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吴建民说。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我们一直认为特立独行是法兰西民族的特质,法国人给我们中国人民留下的印象是思维方式独特,不随波逐流,不待顾问回答,吴建民又说,在将近四十年前的冷战时期,西方世界对新中国进行了严密的封锁,东西方之间一片肃杀之气,是谁勇敢地打破这种封锁,成为与新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第一个西方国家,是你们法国;在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问题指手画脚,并将其与经济、军事交流挂钩,而随后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第一个要跟中国就人权问题进行对话而不要两败俱伤的对抗,也是你们法国;同样在西方一些不友好的媒体说红色中国已经“赤化”法国的不利舆论下,在文化交流活动中,用红色来打扮自己国家标志性建筑的,也是你们法国人,并且一直坚持下去,不被外界舆论所左右。”
顾问先生对吴建民的话沉思起来。
“在三个月前,我们就宣布拉兰总理将访问中国,如果现在我们宣布取消了访问,外界会怎么看待法国?吴建民紧接着问。还有,你们取消访问,不就是因为怕非典吗?这难道是原因吗?非典现在不是已经被我们政府控制住了吗?世界卫生组织也承认了非典在中国被有效地控制了,请相信中国政府有能力对付非典!”吴建民信心十足地说。
“假如拉兰总理访问了中国,并且是在中国人民面临如此重大困难时伸出了友谊之手,请问顾问先生,中国人民会怎么想,中国有句古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吴建民动情地说。顾问先生没有回答吴建民的问题,而是点了点头,一句话不说就回去了。第二天,法国外交部正式通知吴建民,拉兰总理中国之行按计划进行。
2003年4月25日,历史会永远记住这一天。在非典疫情还是很严重的情况下,法国总理拉兰对中国进行了友好访问。其间,拉兰拒绝随从人员戴口罩的建议,并且在天安门广场检阅了仪仗队。
世界上各大媒体纷纷对此次访问进行高强度高密度的曝光。一时间,世界舆论反响强烈,法国《欧洲时报》于4月25日发表评论说,法国总理拉兰如期访华是“果敢之举和明智之举”,它不仅显示了法国总理本人的气魄和胆识,也充分表明加强法中关系在法国外交事务中的分量和地位。这位事前就申明“不会戴口罩”的总理,4月26日上午10:30,在北京王府饭店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采访时说:“我相信中国政府,如果需要隔离,我也会照办。”接着,拉兰又说,“中国有吴建民这样有智慧的外交官,还愁什么事情办不好呢?”
至此,中国外交再一次走出了低谷,面对西方世界如潮的好评,吴建民流泪了。2003年6月27日,吴建民任职驻法大使期满即将告别法国,这一天,法国总统希拉克在总统府为吴建民送行,并向他颁授“法国荣誉勋位团大骑士勋章”,以表彰吴建民为发展中法关系所做的贡献。给一位离任大使颁授这样的勋章,这是法国外交史上的第一回。
吴建民谈到这次历史性的事件时说:“面对一些不利局面,如何走出困境,并且要快速地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找到可以沟通的一个支撑点,找到了就容易产生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使复杂变为简单,而问题就自然而然地轻易解决了。在拉兰访问这件事上,我找到了法国人做任何事都是‘标新立异’这个支撑点,所以事情能够圆满得到解决。”当我们每次面对交际困境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寻找到沟通的支撑点,我们就会使一切交际难题迎刃而解!
原 刊:《做人与处世》
作 者:梁 勇

 
前篇文章:动物身上的处世意趣
后篇文章:从巧妙交流中获得“回报”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