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美丽初恋从平凡开始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6月21日
十八岁时,我的闺中密友,拉小提琴的陈眉的理想就是交一位英俊高大的男友。并且,她把这个理想奉为终生的志向,为什么不呢?当那些电影中英俊的男主角对女主人公表达爱情时,是多么令人心驰神往啊!他们的眉宇间都是令女人动心不已的深情,而那些其貌不扬的男人的表达爱情,陈眉固执地认为,表达爱情的感染力就要差多了。
十九岁时,陈眉找了位高大如阪本龙一的男友小范,他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时,看他的第一眼,陈眉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她想,这就是我要的“白马王子”!那晚,她争取到了他送她的机会,一路上,当他骑着装饰着皮条流苏的雅马哈摩托,带着陈眉风驰电掣时,陈眉觉得自己就像电影里的女主角,幸福得快要飞起来了,她想就这样永远开下去吧。到家时,陈眉掏出笔握住他的手心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范有些诧异地看着她,随即又笑了。陈眉在夜色中看来温婉可爱,长发被风拂动着像一面美丽的窗帘。
她时常出其不意地会在离他单位不远的地方等他,手里提着他爱吃的烤羊肉串小黄鱼,他吃得大汗淋漓时,她会从包里掏出一盒冰酸奶;当他稍有些不适,她总是一直陪着他,直到他好;她要他陪她上街,两人一家家店走过去,东试试西试试,却并不真的买什么,她只是喜欢与他走在一起的感觉,那些女店员以及身边的女孩投来的羡慕目光令她小小的虚荣膨胀成一朵绽放的紫罗兰。而范对陈眉也日益柔情,陈眉不是个五官很漂亮的女孩,只是眉目小巧细致,白白净净很耐看,并且,她有一米六三的娉婷身材,和一米七八的范走在一起看去很和谐。
范的摩托终于成了陈眉的固定座位。每当他来接她在路上飞奔时,陈眉都有种想大声呼喊的冲动,她想和帅气的男人恋爱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他结实的腰身,英挺的面庞,样样都是美好的蛊惑。
然而,几个月后,陈眉的幸福渐渐有了些别的滋味。喜欢范的女孩远不止她一个,围在他身边的女孩很多,她们时常会给范打电话,约他去酒吧,约他吃夜宵,而且,看样子范并不讨厌这种群花簇拥的日子,他喜欢在一群女孩间成为焦点中心的感觉。甚至,他有时还会约她们当中的某位单独喝茶唱卡拉。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因为爱,陈眉变成自己不喜欢的那类女人:纠缠,猜疑,胡思乱想,总想每分钟见到他,见到他却也不全是甜蜜,她总是猜测他的心思不在她身上,他的眼神只要掠过大街上哪个女孩的身影。陈眉立刻心里充满妒忌痛苦与愤怒。两个人的争吵一点点多起来,陈眉也试着说服自己,给他自由吧,但她做不到,她无法做到那么无私地将他捐出做为公众财产。
一个雨天,陈眉撑着伞,边走边吃刚买的奶黄酥,忽然她看见了他,在前面一个烧烤店里,他边吃边为一个短发牛仔裙的女孩撑着伞,那女孩靠着他吃羊肉串,像一对亲呢恋人。陈眉呆住,就那么一直看着他,两人吃完了,他揽住那女孩的肩,女孩搂着他的腰,一抬头,他看见了她。却并没有更多慌乱,他冲陈眉耸耸肩,依旧揽着那女孩的肩,表示出很遗憾但也无奈的神色。
陈眉换过了一个酒店的咖啡厅拉琴打工,几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她遇见了唐邑。当她在拉一曲《阿尔罕不拉宫的回忆》时,他一直望着他,他略卷的头发垂下来,令她想到一个她喜欢极了的男人金城武。他的样子比金城武更成熟一些。
那晚,当她拿着琴从酒店出来,一眼看见他靠在一辆车旁,冲她微笑。
唐邑在省美协工作,专业是雕塑,本人也同雕像般挺拔英俊。陈眉的迷恋在他温情的催化下又次卷土重来,而且,她发现,唐邑是个心高而骄傲的男人,不轻易为女人动心。那些爱慕他的女孩打电话给他,并不能得到范那样嘻嘻哈哈的热情回应,唐邑总是淡淡说,我有个作品还没弄完,可能没空。他揽着陈眉逛街吃刨冰,目光也从不会停留在那些年轻美眉身上。既使看一眼,陈眉感觉出他是无心的,不像范那样想引起蜂蝶的光顾驻留。陈眉想,不会遭遇上次那样的伤心了。
陈眉倾尽全力去爱他,黄昏她在她住的两居室为他煮饭做汤,还有冰滑爽口的薄荷凉粉,他在他的客厅兼工作室雕塑作品时,她有时会在旁边拉一支传统曲子《阿美利亚的誓言》,他很喜欢这段弦律。更多时候,她喜欢在一旁看他,看他棱角分明的侧面,拂下来的头发,她吻他,细心而甜蜜。
陈眉像个温柔的小妇人,连为他买袜子感冒药这样的事都包了。她憧憬着她今后的婚礼,她要让他穿上白色的意大利式样西装,天啊,他一定会是最英俊的新郎,而她一定会是最幸福的新娘!
唐邑在一家院校美术系兼了课,他出门时间越来越多,他总是揽一下陈眉说,我要多赚些钱啊,这样才能完成下半年的丽江之行。唐邑曾说过要带陈眉去丽江住上一个月,然后再去版纳,去很多美丽的地方。
隐约的,陈眉有些觉得不对,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不知道,但她能感觉出,他不是那么专心了。陈眉知道了一个离异的女人。是他兼课学校的声乐系教师。很有风情的一个女人。曾和加拿大丈夫在国外住过三年,之后,又回来了。那个女人身段婀娜,总穿着有异族风情的衣饰,环佩叮铛的,陈眉有次去学校,见她从教学楼出来,白色无袖上装,背后楼空,只暗红印花布长裙,手臂上套着红木手镯,整个人像一幅风情极浓的画,令人喘不过气。陈眉站在那,看着她远去。
大雨,陈眉跟酒店咖啡厅请了假,傍晚,她烧了一桌子他爱吃的菜等他,包括一道极费功夫的粉丝芽白红烩肉丸,肉丸是她加了虾仁蛋清一颗颗做的,炖了近半个小时。打电话给他,他犹豫了一下,说,有事,来不了。陈眉的心却一点点沉了下去。一直沉到外面雨水那般凉。
她把那道红烩肉丸用小保温瓶装了,拿了伞出门,路上一直堵车。她到时,已湿透了。在他房门口,她看见他的鞋,那双她同他一起去买的咖啡色系带牛皮鞋,在地上留了滩水迹,还有,还有一双细高跟的黑色凉鞋,那缠绕脚踝的鞋带分明就是她的风格。那个风情十足的女人。
陈眉把保温瓶放在门口,走了。
然后陈眉认识了何泊,是被几个女友拖去一家叫“绿色音乐厨房”的地方玩,他是其中一位的同事,一家台资企业的工程师,戴眼镜,个子不高,一看是做事认真尽责的男人。
陈眉那晚一直没说什么话,只是吃冰,后来,他叫了一杯热牛奶给她,说,冰的吃多了对胃不好。暖暖胃。他的确不帅,不过他说这话的样子看来很温暖。陈眉看了他一眼,之前的两个男人从没关心过她的肠胃,她其实有胃寒的老毛病。
说实话,陈眉心目中的丈夫从未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男人。她对他只是淡淡的.。他也不介意,每次出去都特别关照她,第二次见面夜宵,她惊讶地发现他跟厨房打过招呼,除了上汤小黄鱼,所有食物里都没放姜,第一次见面时她无心说过一次,她说除了鱼这些水产品,她不喜欢食物里搁姜。
又一个雨天,陈眉心情特别糟糕,她想起她那两次失败的恋情,好像都结束在雨天,她一个人在沿江路走,就接到何泊电话,问她在哪,她才说句沿江路,手机就没电了。半个小时后,她看见他,浑身湿透,拿着一件淡蓝的新长袖雨披,他说,我听你的声音有些哑,不放心就来了。沿江路那么长,不知他找了多久。
在这个夏天,陈眉接受了一个外形普通的男人何泊的爱情,并开始享受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幸福:陈眉为多睡一会懒觉,总是不吃早餐,现在她上班后,总会有各个早餐店送来何泊为她订的早餐,米粉,小笼包,烧卖,很少重样,一遇到临时变天,过不多久就会有女同事充满羡慕地喊,眉啊,何泊送雨伞(衣服)来了;陈眉有次偶然说起想吃种厦门特产,一种绿色的精致小茶饼,一周后他竟让那边的朋友邮了特快过来……还有次陈眉说现在吃不到虾肉馄钝了,第二天,何泊提了一袋放在她冰箱,是他头晚买了瘦肉和虾仁剁好一只只包的,一直包到十一点,而他还感冒着。
陈眉尝着从未有过的细腻体贴——恋爱原是这样!不止是一种为外表而生的心动,不止是她一个人的单向付出,这才是真的恋爱啊,陈眉忽然觉得自己从前真傻瓜,她以为那是恋爱,其实不是,那只是满足她对帅男与爱情的幻想,对方是个看上去不错的载体,而这次,与何泊在一起,这样暖的爱才是真的爱。
陈眉和不帅的男人何泊恋爱了。
有人问他,这是你第几个男朋友?
陈眉说,第一个。人家不信,骗谁!那以前的呢?不算数?
“作数,但那都是彩排,他才是正式演出,”陈眉挽着何泊的手骄傲又幸福。
原 刊:涉世之初
作 者:君井穿

 
前篇文章:解梦:母题梦境的解析!
后篇文章:做好一碗面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