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低收入女性的九大特征
文档类型:两性心理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6月6日
一、“低”收入女性习惯于忍受低收入
“低”收入女性所以能接受收入较低甚至无法满足基本需要的工作,通常是因为这种工作能给她们带来“自由”。我记得在一次辅导课上,一位靠替人打杂(如修剪花木、照顾 孩子、粉刷房子)谋生的女士说:“我一直觉得,高收入的工作意味着我得放弃自由,经常加班。”但实际上,她现在总在抱怨:“我不停地干活。总在干活,没别的。”
高收入女性认为,报酬必须与工作时间相当。但“低”收入女性却很少想过(也不感兴趣)自己的收入也能高上去。高收入女性通常会选择收入更丰厚的职业,希望自己的工资水涨船高。“低”收入女性却连想也不敢这么想,不相信自己也可以挣上一大笔。
这样的话我已记不得听过多少次了:“我也可以挣得更多?这个问题从来没想过。”我自己就对人说过这话。我那一代人都是如此。当时,可供我们选择的职业很大程度上还只限于护士、教师或打字员。即使是今天,大多数女性仍集中在收入很低的“粉领”行业。在这些行业里,低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一半以上的职业女性只能找到传统上多由女性来做的低收入工作,尤其是文秘和服务性行业。她们也许很少想过这样做是否明智,更没想过要向传统开战,目光短浅,任人摆布。
有人说过:“脑子里想什么,眼睛看见什么。”锤子的眼睛,看见的肯定是钉子。“低子”收入女性的眼睛,看见的都是荆棘。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二、“低”收入女性总是低估自己的价值
女性尤其容易低估自己,这也正是她们收入“低”于潜能的原因。在众多大学进行的一系列调查表明,同样一份实验室的工作,女性能够接受比男同事低得多的报酬。这一点不因女性前一份工作的收入高低而改变。其根源,按照某些心理学家的说法,是一种“压抑效应”。
根据最新一期《美国心理学学会杂志》的定义,压抑效应是指:在社会上只占少数的人群,在社会精英层面前,往往容易低估自己。弱势群体会认为,自己的这种弱势地位是理所当然。看到优势群体(即男性)的优势时,女性会认为是本该如此,而不管这种优势是多么不公平。”“从来如此!”她们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实际工作中,这个结论又被一再验证。她们一开始就认为自己不该拿那么多,所以容易接受较低的收入。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三、“低”收入女性即使劳而不获也心甘情愿
“低”收入女性常常付出了大量时间、知识和技能,最后一无所获。她们想也不想地去干一些没有分文报酬的活儿。她们对此太习以为常了,多半情况下,甚至意识不到这些工作竟是无偿的。
“有好几年,我工作得非常努力,比现在一点不差;干得也很出色,比现在也不差,就是什么也挣不到。”金融顾问维多利亚-柯林斯回忆起以前当学前班老师的情形。“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那是因为我是在白干,自己还傻乎乎的,不明白为什么挣不到钱。”
现在的维多利亚与其他高收入女性一样,不会再让这类故事重演。她们在工作报酬问题上毫不含糊。当然,如果是公益性活动,她们也愿意义务奉献。但这与干活谋生是两码事。
不幸的是,女性总体上还是大方的奉献者。社会则乐不可支而又急不可待地剥削着这些自愿者。这对女性提高收入是不利的,对女性增加自信更没有好处。
我有一个剧作家朋友,总帮别人润色剧本。有一次我问她,为什么从不收取报酬,她叹着气说:“我觉得自己没有信心张口要钱。”刚说完,她马上又补充道:“其实,老让我白干,我也挺烦的。”慷慨不已,必将形成恶性循环,把我们的价值贬得越来越低。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四、“低”收入女性是蹩脚的谈判者
要让“低”收入女性张口要钱,不论是要求加薪还是报价,她们总显得十分勉强。有的女性更是从未动过这些念头。有一位女士曾向我谈起她的经历:“我曾经问一位职业咨询顾问:‘请您替我想想,我最高能挣多少钱?’顾问的回答简单而直率:‘我看,你就去找工作,人家给你多少钱,你就拿多少。’”
但在更多情况下,“低”收入女性是因为害怕而止步不前。“要是我提高报价,惹得他们哈哈大笑怎么办?”安妮说。她是从事书本装订工作的。她很喜欢自己的这份工作,但收入微薄,不足以养家糊口,正为此而犯愁。她也知道自己报价太低,但感到无可奈何。“我又没受过正规培训。你以为我是谁?可以要那么多!”
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使对高收入女性来说,张口要钱也不是件轻松的事。乔琳也承认这不容易。“我和朋友们谈了很长时间,”她指的还是不久前的那次演讲邀请,“谈完后,我才有了拒绝的勇气。连我都觉得‘不能白讲’这样的话不容易出口,对其他女性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对每个收入层的女性来说,张口要钱都不容易。高收入女性也不愿意(很少有人愿意),但她们最后还是张了口,所以走到了现在这一步。她们是越怕,越要做。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五、“低”收入女性嫌富爱贫
大多数人对钱都存有这样那样的误解。“低”收入女性的看法则尤为消极,特别是对有钱人。许多女性会告诉你,她们不喜欢有钱人。在这方面,女性比男性成见深。美国退休人员协会对2,300名18岁以上成人进行的调查显示,有整整百分之四十的女性认为,有钱人贪婪、麻木不仁而且自觉高人一等。
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我曾给上辅导课的女学员出过一道填空题:有钱的人――。她们填的都是些贬义形容词,如“不幸福”、“自私”或“压力大”。但同样是这道题,高收入女性的回答却是“幸运”、“和普通人一样”、“自由”。不过成功女性中也有人承认,她们对有钱人的印象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好。随着自己收入的逐步提高,她们对有钱人的态度也慢慢改变。
一位老资格的“低”收入女性向我坦言她对富人的偏见:“我喜欢那些勤俭持家的人。他们更快乐,而且负累也少。他们比有钱人快乐得多。我小时候,有些朋友是富家子弟。这些有钱人表面上看去挺不错,其实并不自由,没多少乐趣。”像她这样持有偏见的女性,永远不会去主动追求经济上的成功。
“低”收入女性不仅瞧不起有钱人,更对她们想像中有钱人的花钱方式嗤之以鼻。一位女性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我说:“有钱人并不幸福。你见过哪个有钱人过得快乐吗?我想没有!为什么?因为限制太多。”
我接触过的每位“低”收入女性都认为,财富的代价太大。“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愿意承受那么多磨难,”一位护士说。“我看到的有钱人,都是整天管理啊、策划啊,对钱像是着了魔似的。我觉得挺没劲的,看不出有什么意思。”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很少有谁比这些“低”收入女性工作更辛苦、对钱(或匆宁说是没钱)更着魔。搞艺术的威廉-德-库宁说得好:“穷人的问题在于,必须整天为钱而忙个不停。”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六、“低”收入女性认为穷即高尚
“低”收入女性对富人不屑一顾,但对清贫的生活却赞歌不辍。许多人以清贫度日而自豪,似乎穷比富有更崇高、更值得尊敬。她们认为,不仅有钱人不是好东西,钱本身也不是好东西。“钱是罪恶的,我对此一直深信不疑,”我班上的一位女学员说。“我五岁的时候,家里的猫病了。因为父母没钱买药,我们不得不看着它死去。我愤怒极了。是钱扼杀了猫的生命。从那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不要再与钱发生任何瓜葛。”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把儿时下的决心与自己如今的一身债务联系起来。这些“低”收入女性其实都在受潜意识里某种观念的影响。这种观念通常是在孩提时代形成的,决定着她们对金钱的看法。影响这种观念形成的因素,包括家庭传统、个人经历、宗教信仰,五花八门,不一而足。许多“低”收入女性都真诚地相信,钱是肮脏的,物质主义是不好的,生活节俭才是美德。她们也因此认为,能拒绝金钱的诱惑是一大进步。
但对于高收入女性来说,贫穷毫无迷人之处。她们发自内心地热爱和享受着钱所带给她们带来的种种机会,比如向教堂募捐,帮助不幸的人。有过贫穷经历的高收入女性,没有一个想再回到过去。“贫穷毫无浪漫可言,”一位女企业家说。她还记得,因为家里买不起医疗保险,弟弟有病时,她不得不到处拼命找医生。
“钱只是工具,关键看你怎么用。”六位数收入的女企业家维基-沙利文说。“你可以损人以利己,也可以用钱给社会做点贡献。你问我的钱够不够用?够用;想不想再多些?你说呢?捐个5万给‘居者有其屋’计划,好不好?当然好。这主意太棒了。”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七、“低”收入女性属轻微自毁型人格
女人要想保持赤贫(或者说的好一点,不破产),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自己跟自己捣乱。“低”收入女性总是不自觉地朝自己前进的道路上扔各种各样的香蕉皮。比如,申请自己根本不够资格的工作,跟同事闹矛盾,工作拖拉,半途而废,不停地跳槽,总在快到目的地时戛然而止。她们的共同特点是四处出击、精力分散、不专心。她们总是不断地、无休止地重复犯这些错误,直到有一天蓦然回首,才悔悟到自己干的那些蠢事。
“我受过这么好的教育,为什么还是一个‘低’收入者?”我班上的一位女学员若有所思地问,然后又像是回答自己似的说:“我父母都酗酒,总是为钱吵个没完。这个记忆我一直带到成人之后。我不敢要求增加工资,惟恐老板会大发雷霆。如果被提升,我会感到内心不安。好像拿了不该拿的。我会找出种种理由,不让自己成功。”
“低”收入女性总想找个替罪羊,也总盼望着会有个救世主。玛丽娜-霍利代伊以按摩和翻译为生。她所以出名,是因为有一次参加名为“谁愿意嫁给百万富翁?”的电视大赛,赢得第一名。奖品是一位百万富翁丈夫。“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我是凭自身的特长(包括身体上的特长)实现自立,”她在一篇杂志专访中吹嘘道。“既然获胜了,当然可以和这个男人结婚、坠入爱河、共度美好的生活。”这是典型的“低”收入女性自毁方式。她说的自立,其实就是嫁个白马王子。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八、“低”收入女性是典型的共生型
“低”收入女性会牺牲个人安全与梦想,把别人的需要置于自己之上。孩子、配偶、工作、教堂和朋友,都比她们自己的需要和目标重要。她们更像祭坛上的羔羊,而不是忠心耿耿的员工或忠贞不渝的妻子。两者有着细微的差别,但“低”收入女性却根本搞不清楚这种差别在哪儿。
“我喜不喜欢我的工作?”一位“低”收入女性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我做这份工作是为了供女儿上完学,也是为了摆脱我丈夫。就这些。的确,我感到报酬越来越少。由于工作压力太大,我的胃还出了毛病。但我还能怎样呢?”
对我所接触的每位女性来说,如果既满足自己、又不忘责任、不冷落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极为艰巨的挑战。在六位数收入女性看来,不存在什么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这是如何平衡自身需要与社会责任的问题。
九、“低”收入女性糊涂理财
凤凰财务状况1997年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一半以上的女性被调查者对自己入不敷出的经济状况感到关切,承认‘我非常担心钱的问题’。这是很显然的。美国妇女与退休问题研究中心199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35至55岁年龄段的女性中间,一半到三分之二的人75岁时将陷入贫困。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前景,尤其是对于“低”收入女性这样的高危人群来说。她们更容易负债,积蓄少,投资小(可能还没有),也不太清楚自己的钱都去哪儿了。她们常常是一个危机接着一个危机,把钱从一个账户移到另一个账户,拆了东墙补西墙,绝望地跌向灾难的深渊。
显然,高收入女性并不都是最最精明的理财能手。我采访过的许多人对此根本没有兴趣。但她们一般都懂得量入为出,在钱的问题采取负责任的态度。她们很少有信用卡债务,即使有,也是微乎其微。她们是自制力很强的消费者,善于积蓄,定期按最高限额买退休保险。她们有意识地采取这些措施,以免像典型的“低”收入女性那样,陷入匮乏的困境。
原 刊:人民网
作 者:

 
前篇文章:心理测试:你的灵魂有多重?
后篇文章:有趣的心理实验和规律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