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打不出去的电话号码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4月2日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拿起电话将那一组号码拨打一遍,明知会将我的隐痛再一次勾起,明知一切都是徒劳,并且会招致电话那头的嗔怪和责骂,但我的良心会有稍许的安慰。
那一年的春天,青岛的樱花开的如痴如醉,如烟似梦,孑然独行的我却落寞而惆怅。痛苦的挣扎和努力之后,金苹果依然遥不可及,失意和失恋的双重打击,几乎在一夜之间将我击例。就是那时侯,利华千山万水地从海口赶来,一个纤纤柔柔的女孩,柔弱的肩膀并不比我能承担更多的风雨,但借着那份温暖的友情,借着她那慧质兰心,我挺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临行前她说:“多保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将那组电话号码塞到我手中,“别忘了给我打电话,这几个电话随时都可以找到我。”
那时我没有手机,没有电脑E—mail,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下意识里回避着满街的公用电话。重新站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我为自己疗伤止痛的时候,我害怕怜悯害怕同情,像一只敏感的刺猬,将受伤的心重重包裹。有时候走到电话亭,号码拨到了最后一位又将电话放下,有欲说还休的无奈,有近乡情更怯的恐慌,等一切都好起来的时侯再打电话给她吧,我总是这样的安慰着自己。
半年之后的一天,当我有勇气拨打那一串电话号码的时候,命运好象跟我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她家里的电话已成为空号,单位的电话已成为私用,让我寄予无限希望的她母亲家的电话,也居然变成了一个民工队的电话,就这样我握着三个电话号码,却失去了我最亲密的朋友。五年了,我没有再联系上她,我想一定是她在惩罚我的慵懒和放纵,当她搬家的时候,当她更换号码的时候,她一定急切的盼望过我的电话,她给了我足够长的时间,然而……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我又想起了街转角的那个花店,那盆我无数次看到的七里香,那是母亲的最爱,软玉温香的白色小花一簇一簇地盛开,果实彤红,花香七里。我每看见一次就想着一定要把它买回家,可总是阴错阳差,总是没有充分的时机和理由,当我终于站在花店的门前,它已在一个小时前被人买走。
有些东西就在身边,随手可得,太容易让人漫不经心、不以为然。由于双亲健在而不勤于探望,由于爱人朝夕相伴而不珍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由于心里想着朋友而长时间疏于联系;总以为父母会永远守在灯下等我们回家,相爱的人会永远陪存身旁,朋友会一个电话招之即来;总以为来日方长,时机长存,所有的人和事都可以等待,然而有些东西转眼间就失之交臂,不经意时已是沧海桑田,来不及补救,来不及后悔。
珍惜枕边人,身边事,为一切想做的事立即付出行动。
原 刊:《倾心感悟》
作 者:云剪月

 
前篇文章:不想让恋爱的感觉跑掉
后篇文章:当心职场潜规则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