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阁楼里面的青春也有翅膀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3月13日
冬天的早晨,常常是我还在三床棉被底下,蜷缩着做梦的时候,便听到爷爷叫我起床的吼声了。迷糊中还会听到菜刀在砧板上急风暴雨般“嚓嚓嚓”作响,油锅里油条“滋啦啦”转着圈长胖变粗,录音喇叭里有尖嗓子女人热切地嚷着:“豆汁、粽子、油饼这边走!”还有锅碗瓢盆“砰砰砰”地你拥我挤,互不相让。
我会隔着油布墙壁,侧耳仔细地倾听,直到听见有公交车在不耐烦地按喇叭,一个温柔的女声略带焦急地问爷爷:“小童起床了没?”我才会腾地爬起来,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噔噔噔”地踩着铁楼梯爬下来,而后抓起桌上的书包,便跟着校车阿姨狂奔出去。匆忙中常会踢翻了爷爷的钱箱子,还有“南京大蒸包”的木招牌。跑出去好远了,还会听见爷爷边喋喋不休地骂着边万般心疼地冲我嚷:“童童,书包里有蒸包,在车上趁热吃!放学早点回来!”
气喘吁吁地刚一上车,还没有坐稳,司机便气势汹汹地将车发动起来。在飞速后退的行人里,我会瞥见坐在私家车里的简柯,把鼻子贴在茶色的玻璃上,小猪似的傻傻冲我微笑。
简柯是我们的班长,也很有领导的风范。他好像特别喜欢逛这个吵吵嚷嚷的小吃市场,有时候还会带着一帮班里的“土匪”来淘吃的。所以我会在周末的时候,任凭爷爷奶奶千呼万唤,也不出小阁楼。隔壁卖“河南油酥饼”的胖阿姨每次见了我都会眯着眼,拍拍我肩膀,呵呵笑着说:“童童什么时候长成大人啦,知道害羞了呢!”我常常躲开她油迹斑斑的手,拿一个刚出锅的油酥饼,也不付钱,在爷爷的呵斥声里,噔噔噔地跑回阁楼里去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我躲起来的原因,恰恰是为了可以在学校里,高傲地不躲不藏。除了校车上的阿姨,没有人知道我住在怎样摇摇欲坠的阁楼,要隔多么漫长的时间才能见到爸爸妈妈。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我很想去校车阿姨家坐坐,可是她却不像简柯,带着一股子努力掩饰住的骄傲与高贵,频频约我去玩。她只试探性地问过我一次,我却因为过分的激动,忘了自己在使劲地摇头,而不是点头。直到看见校车阿姨眼睛里的自责和失望,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次多么好的机会。
直到后来偶尔有一次,碰见校车阿姨竟然从简柯家风光的奥迪车里走出来,又很亲密地向他们一家三口挥身告别,我才一下子醒悟:那次机会,不是错过,而是幸运地躲过了。
随之而来的周末,我破例地没有躲在小阁楼里,而是帮着爷爷奶奶干活儿,正手忙脚乱地收拾着碗筷,听见背后有一群人齐声惊呼我的名字。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我一秒一秒地将头转过去,看见双眼大了一倍的简柯,还有他的一群死党。
我冲他们惯性似地嚷:你们来这儿做什么?爷爷很吃惊地回头看着气势汹汹的我,随口问道:怎么,你们是同学啊?一旁的简柯急忙接过去:是啊,我们都是一个班的,我和童童还是同桌呢。像是遇到了贵宾,爷爷惊喜万分地让他们进去坐。刚过了早饭的点儿,不大的空地上正是狼藉一片,我瞥一眼捂嘴偷笑的几个男生,还有一脸尴尬的简柯,冲他们甩出一句:不吃饭就走人,也麻烦你们以后没事别来这儿逛,这儿不是游乐园,更不是杂耍场!
又是那个自作聪明的简柯,熟练地帮我解了围,便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领着那帮依然唏嘘着的弟兄,转身走开了。
其实我想我早应该想到,校车阿姨会将我阁楼里所有的秘密告诉简柯。而简柯,亦会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把我不堪一击的自尊,一秒一秒地慢慢在众人的视线里,残酷地剥去它脆弱的伪装。
周一的清晨,我早早地爬起来,跟爷爷继续昨晚的抗争,以后再也不坐校车去上学。爷爷把一大盆的面倒在案板上,头也不抬地漠然扔给我一句:赶紧吃了饭走,别在这儿添乱。憋了一夜的泪,终于哗哗地涌出来。爷爷这才很奇怪地看了一眼墙角里哭成泪人儿的我,说:钱已经交了,你不坐难道还要另花钱雇车给你吗?你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知体贴大人了?要不嫌累,自己走着去!
我知道什么都不需要说了,校车的喇叭又一如既往地高扯着嗓门喊开了。远远地,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步步移过来。我抓起书包,疯狂地沿另一条路跑开去。
就这样疯跑了半个小时,甩掉了很多辆自行车、三轮、公交车,终于在上课的前一分钟,气喘吁吁地赶到了校门口。可是,也只是在校门口站了一会儿;一听里面的读书声浪似的一阵阵击打着我礁石般冷硬的心,而后一转身,沿着那些依然清晰可辨的凌乱不堪的脚印,一步步走回去。
我是在骗了爷爷200元钱之后,才跟他摊了牌,如果不答应我回南京读书,我就自己坐火车跑回去。爷爷盯着我看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在我回不了头的执拗里,叹口气,而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个寒假,我一天都没有放松,甚至是除夕夜,我都没有沿着久违了的南京古城墙,在永不停歇的爆竹声里,走上一圈。因为我答应了父母,我会考进南京市最好的高中,这样,就可以住校,不用他们在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还要操心我的一日三餐。
几个月后,我用高高在上的分数,实践了我的诺言。爷爷关了他的蒸包铺,专门赶来为我祝贺。随身带来的只有两样东西,说是送给我的礼物。一个是朱红色的小木箱子,打开来,竟然是一张张的存折。爷爷眯着眼在阳光下一张张地展开,又一张张地合上,像在看被尘封住的往昔那样的虔诚和郑重。看完了,他说:童童,这几年爷爷的苦终于没有白受,这些钱,可以够你三年高中的所有费用了;当然,还有我们童童受的苦,住了那么多年的小阁楼;也不像其他人家的孩子,可以漂漂亮亮地去上学;为了省钱,连公交车都不舍得坐。童童,咱爷俩再拼上三年,拼出个大学来,好不好?
我含着泪拼命地摇头,又拼命地点头。第二件礼物,是两封未拆开的信。信封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个字。随手将其中的一封打开来:
童童:
你还好吗?真的很伤心,你竟这样不辞而别。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已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如果早知道你的生活,我想作为朋友,我定会给你多一些的关爱。如果,如果你不把这当成虚伪和矫情。我也定不会让你在那个清晨,受那样的委屈和尴尬。做了这么多年的同桌,真的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坚强、独立、自尊、执著,还有善良。很怀念那些一起读书学习,甚至争论问题的时光。尽管你不爱言语,可是你的眼睛里,却总是充满对生活点滴的爱与真诚……
什么时候回来,一定要找我玩啊。
如果你能原谅我这么多年的疏忽和淡漠,写封信给我,好吗?
想念你的简柯
泪眼朦胧中,我打开另一封信。
亲爱的小童童:
怎么不给阿姨道一声再见,就转学走了呢?阿姨难过了好多天呢。后来想着我们童童会有更好的环境学习,就觉得是自己太自私了。
你是阿姨认识的最特别最有个性的女孩子。在那样简陋的环境里,不仅自立,而且自强,会用最好的成绩一年年地回报给爷爷。知道吗,我也曾经和你一样,想为自己的美好未来,在黯淡的现实里拼上一程,可是最后却是放弃了。后来便去做了三年的保姆,那个孩子,就是你的同学简柯。是他时常地在我面前夸你,我才开始注意到你呢。
如果你回来玩,陪阿姨坐几趟校车,让我再重温一下那些有你相伴的日子,好吗?
不知道你的中考怎样?当然,毫无疑问是会考上的喽,因为小阁楼里童童的青春,也是有翅膀的啊!
爱你的阿姨
积了许多年的泪,哗哗地流了出来。从没有想过,爱和青春,也是可以长了翅膀,在阁楼外的天空下,如此自由地飞翔……
原 刊:《交际与口才》
作 者:晓 桐

 
前篇文章:赞美让交际更得人缘
后篇文章:把自己长处表现出来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