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成功女人的真实告白
文档类型:两性心理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2月1日
吕峰:女性比较偏感性,在企业运作规则的建立方面,女性不如男性敏感度高,因此,女性领导企业的规模一般比男性领导企业的规模要小。
刘博:女性管理者一般比较人性化。但缺陷在于,有时候面对很多突发性问题时不够冷静和果断。
杨劲:作为一个管理者,我在工作中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作一个女性,是很中性的。
石蕾:女人在很多方面没有男人那么高的欲望,这是制约女性发展最根本的障碍。
特邀嘉宾: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DP中心副主任,女性管理者课程主要设计者吕峰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嘉宾:北京依莲轩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刘博
东易日盛装饰公司总裁杨劲
北京创辉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石蕾
有人开玩笑说:如今你想恭维一位职业女性,千万别说她是贤妻良母,因为她会觉得你认为她无用;同样也不能称她为女强人,她会认为你在说她没有女人味。
是呆在家里做个全职太太?还是做个自由自在的职业女性?这恐怕是困惑很多女人的难题。
那么,如何才能做一个既成功而又快乐的女人呢?有人抖出“秘方”: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人,不管做什么都全力以赴——做太太时做一个好太太,做妈妈时就做一个好妈妈,做女强人时就做一个敬业的女强人,但如果有力不能及的时候,要学会说出来,“我不能做”。而不少女人总是很混淆——在做事的时候很感性地拿出女人的种种软弱来;做女人的时候又拿出男人般的派头,凶巴巴的让男人不敢靠近。
不要让自己只活在一个角色里,那样会很不快乐,关键要学会如何快速进行角色的切换。这样,你在家时可以温柔得如懒猫,出门时则立马摇身一变成悍虎。
女人成功有标准吗?
记者:“三八妇女节”快到了,今天邀请各位嘉宾,想就“如何做一个成功的职业女性”这个话题,谈谈大家各自的真实心得。
刘博:成功的女人没有概念,不成功的女人却有共同的定义。一个女人不管她多么成功,都不能够摆脱自身原有的属性。从社会角色来看,如果她没有经历生命属性的情感体验,女性无论对社会做出多么大的贡献,她的成功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记者:那么作为一名女性,需要扮演的基本角色有几种?
刘博:首先她是一个女人,这是最基本的。回顾女性发展的历史,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女性问题一直是根本性的问题。女性的角色随着经济的发展也变得多样化,在职场上拥有了一种权力,一种选择的权力。女性在发展过程中,并不是因为完成了女人自身发展的生命过程,就意味着成功,这不是绝对的。成功也许是一种非凡的生活状态吧。女性最大的权利就是生育权,不管她在社会上有多么成功或者多么强大,她都不能摆脱女性本身生命的属性。
记者:不知道杨劲是怎么理解的?
杨劲:成功完全就是自己的感觉,没有一个标准。大学刚毕业时,我推着单车满城去推销杂志,当拿到第一笔800块钱的销售佣金时,我觉得自己特成功,赶快去给我妈买了一身衣服。因为那时我的工资才90多块钱,从来都没挣过那么多钱。在不同的阶段,你对成功的感觉肯定不同,对于我来说,能够做成一点事情才算成功,我必须体现我的价值,做一个全职太太对我来说太郁闷了。
记者:女性在扮演各种社会角色时,会不会压缩自己作为母亲或者是妻子的角色空间?
刘博:我觉得,通过女性本身自我意识的觉醒,可能会让她在工作、学习或者家庭生活中准确地把握住各种状态。如果做不到和谐,那就会很累。
杨劲:我们会比男性企业家付出更大的代价——你在外面做的是男人的事情,像男人一样去冲杀,人家不会因为你是女人就多给一份订单;当你回到家时,你还得要完成另外一些角色的义务,在男人的潜意识里,这些都是你女性角色天生注定要做的。
何为夫妻之间的最高境界?
记者:你们是如何处理两种角色之间的矛盾?能举例说明吗?
杨劲:比如说老公换了新办公室,里面加了一张中午可以休息的床。我偶然发现还没有铺床单,于是心里老想着什么时候把床单、枕头去给他配上,但每天一大堆事,老是忘。一天早晨,要赶着去公司开会,突然想到这事,于是急忙去找床单。铺完之后,我对老公说:“真不好意思,枕头还没给你配上哩。”他叹气道:“哎,无所谓了,这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我回头一想:“我也不容易啊。也没有谁能为我去想想休息的事。”
吕峰:几种角色如何平衡,这大概是女性管理者面临的突出问题。相对而言,女性追求完美,男性则不太计较细节,会更加粗放一些。因此,在同样的压力作用下,女性所感受到的痛苦要大于男性。
杨劲:要看什么样的压力了。有很多女性,实际上她对生活的要求并不是那么高。为什么一个男人需要被关怀,但作为女人来说就不能要求同样的感受?在两性意识里面,我觉得这种反差非常大。
记者:成功的女人背后,是不是都有一个特别“三八”的男人?
杨劲:(笑)这不一定吧。我觉得大部分女性在情感上的要求,可能要比男人多一些,但我自己在很多方面却挺大大咧咧的,没有我老公那么完美主义。这个东西其实跟血型、星座、成长的背景和家庭教育等因素有关。
吕峰:几位都是总经理,有老总的威严,一旦回到家,也许就得马上系着围裙进厨房干活儿去。这种角色的快速转换,对职业女性来说是不是很大的挑战?
刘博:不同的阶段,你生活的目标都会随之调整,否则你就会很困惑、很痛苦,包括夫妻之间的关系都在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
记者:作为一个女强人,如何去驯服家中那些有大男子主义情结的男人?
刘博:(笑)不能用“驯服”这个词,因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两性关系讲的是一种和谐,并不是我挣的钱比你多,我就应该去支配你,至少女人没有这种想法。从女人的本性来讲,是没有那么强烈的控制欲的,但男人的征服欲是与生俱来的。对女人而言,超越了某些东西,未必就成功或幸福了。
记者:当你回到家把职业装脱下,系着围裙去做家务,老公还有不满意,你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杨劲:通常职业女性回到家以后,也希望去转换角色,但这的确比较困难,肯定会把工作中养成的一些气质和习惯带入到家庭生活中来,可能自己没有意识到,老公为什么还不满意,心里还觉得挺委屈的。夫妻之间最高的境界,就是要达到一种做朋友的境界。
记者:境界再高,饭也得有人去做啊?
吕峰:家务活只是外在表象,关键在于你对自己的家庭投入多少心思?有没有爱,你自己心中要有数。
领导力上有何性别差异?
吕峰:作为职业女性,你们在管理公司方面有没有感觉到性别差异?
刘博:女性充当一个管理者,性格比较温和,更容易跟这个团队沟通。女性管理者一般比较人性化。但缺陷在于,有时候面对很多突发性问题时不够冷静和果断。比如快到年关了,恰好公司的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这时你怎么去面对?这时就需要你克服女性的弱点,要像男人一样去处理很多问题。在这个状态下,女人是绝对不可爱的,你拿镜子一照,那种形象连你自己都不愿意看见。这种瞬间情绪的大起大落,有时真的太毁女人了。
石蕾:房地产行业涉及的行业有53个之多,要面对不同的人。关键是你怎么才能不断地超越自己。
杨劲:作为一个管理者,我在工作中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作一个女性,是很中性的。大部分女性管理者,情商是足够的,但女人天生要比男人脆弱。
吕峰:我最近做了一点小研究,领导的权力来自于五个方面:第一项权利叫法定权,它不存在任何性别色彩,是角色或岗位赋予的;第二项和第三项权利叫奖励权和惩罚权。手下人愿意听你的,你可以给他发奖金;他们要是不听你的,你可以收拾他,扣他奖金。在这两项权利的运用方面,女性往往不如男性。因为奖励权和惩罚权是取决于理性的运用,但女性比较偏感性,在企业运作规则的建立方面,女性不如男性敏感度高,因此,女性领导企业的规模一般比男性领导企业的规模要小。
杨劲:我不赞成这种说法。
吕峰:男性天生敢于冒险,但女性往往不敢冒险,总是在想着如何规避风险。我要说的第四项权力,就是个人专长权。很多男性企业家创办企业,往往是从他自己的技术专长开始的,但女人的个人专长显然不如男人。拿看电视来说,有调查研究表明,男人一般看的是新闻、财经、军事、法律等等,但女人们一般看什么?是电视剧,或者是时尚之类的东西。
刘博:不对。财经、新闻、时事,这样的节目我都喜欢看。时下流行的电视剧,我很少看过,没时间。
吕峰:那因为你们是女性中的佼佼者。
杨劲:但今天我们谈的就是成功的女性呀。
吕峰:20%的女性专长权的发展不如男性。第五项权力,就是个人魅力权。女性往往比男性更富有个人魅力,应该着力发挥。女性领导者如果能够克服弱点、发挥长处,就会更成功。很多女性朋友,就是因为不太敢或不太愿意接受来自于公司赋予的更大权力,这样就阻止她个人职业生涯的发展。
石蕾:女人在很多方面没有男人那么高的欲望,这是制约女性发展最根本的障碍。传统意识对她的心理暗示,让女性往往自我限制。
让我一次哭个够?
记者:现在的职业女性,成功的一面往往都是给外人看的;不成功或者痛苦的一面,却要留给自己默默承受。
石蕾:女性排遣压力的渠道会比较多一些。
吕峰:通过这两年的研究我发现。男人不可能有真正的朋友,但女性可能有那种特别好的朋友,可以关起门来自曝隐私。
刘博:说的非常对。房地产圈里常常有沙龙,一些老总们聚在一起谈自己的工作感受和生活感受。但男人往往混个脸熟,互通一下手中的资源,私下里并没有太多的沟通;女人就不一样了,有时见一面就成了特好的知己,大有相见恨晚、无话不谈的架势。
石蕾:女人对女人的防范心理比较弱。
记者:三位在职业管理生涯当中,有没有流泪的时候?
刘博:2000年的时候,我生病住院做手术。平时我们工作非常紧张,只能把做手术的时间选在节假日,想着如何在七天之内做完手术并适当地休息一下。为了不让年迈的父母担心,我撒了个出差的谎,一个人进了医院,连做手术签字找的都是朋友代签的。当时肚子上开了一个五寸半长的口子。从进医院到出院,一共是九天的时间,觉得自己特别可怜。出院时,司机去接我,问我回家还是去公司?我想了想,说去公司吧。
记者:为什么不回家? 
刘博:心里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觉得那么长时间没去公司了,有很多事情可能还等着你去处理。刚到公司,领导就把我叫到办公室,当时他不知道我动手术了,问我某件事情为什么还没有办完?当时我一句话都没说,看了他一眼扭头就走了,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禁不住放声痛哭……
杨劲:我没有哭过,可能是我的性格比较乐观一些吧,但要是我遇到她这种情况,我可能也得哭。
石蕾:我哭过一次。那是在去年9月,我们的项目开盘之前的几天,很多工作需要加班加点处理。有天晚上九点多钟,大家开完会后准备去吃饭。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得特别惨,人还没反应过来,高跟鞋便已甩了出去,脚就窝在那儿没了知觉,整个下巴都重重地磕在地上,当时眼泪就哗哗地掉了下来。后面的总工忙跑过来扶起我,像对一个小妹妹似地问道,怎么了?那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很弱小。后来才意识到周边有很多人,于是强忍住眼泪说没事了,一蹦一蹦地去吃饭了。吃完饭,发现脚已经肿得很大,鞋都穿不进去了,于是去医院检查,肌肉严重拉伤,需要打石膏。我当时就有点晕了,因为离开盘就10几天的时间了,于是坚持不打,医生还觉得很奇怪。
开盘的仪式上,等到我发言时,原来一瘸一拐的我,在那一瞬间变了个人,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似地走了上去。其实我站在那儿非常疼,但我不想让别人发现我是一个瘸子,这有碍公司的形象。
原 刊:《英才》
作 者:张小平

 
前篇文章:爱他,就要爱他的朋友
后篇文章:五种能力支撑美好人生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