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孤城里的棋和绿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1月26日
方茶茶的目光像天上的烟花一样明亮。
这是我第一眼看到方茶茶时心里想出的句子。我后来说给方茶茶听时,她眨巴着大眼睛,咬了老大一口米花糖说:你的想象力很有限,难成大器,安妮宝贝、张爱玲什么的就别想了,做个张晓娴都得费点劲。我嘻皮笑脸地说:我这是夸你呢,大概嫌我用词不够凶狠吧,那么改一下——方茶茶的目光像探照灯一样有力度,行不?
方茶茶说:尤尤,你没看到忧伤吗?
晕倒!十七岁的我,从来不知道忧伤为何物。看小说时,男女主人公生离死别,我憋着想哭,想着想着居然就笑了出来,那样的事情很好玩。
可是方茶茶说她忧伤。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我问:为什么呢?你爸打你吗?她摇了摇头,说:从小到大,从没人打过我。我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子:那忧伤个什么劲呀?我爸打我,我都没忧伤,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方茶茶不再吭声。跟她分手时,手里拿着从她那里借来的琼瑶的《秋歌》,我倒真有些忧伤了。方茶茶多好,可以随便买喜欢的磁带,随便买喜欢的人的书。而我,总是得借借借,拍着胸脯向人家保证,明天一定还,不还是小狗。那样子一定像极了小丑。还有,方茶茶那么漂亮,像天使,而我,像企鹅。她还忧伤?!“老大,有没有搞错啊?忧伤的是我好不好——”所以进家门老妈说“尤尤,快去帮妈打酱油”时,我大声嚷着:没看到人家正忧伤着呢嘛!
说完这句话的后果是,老妈抓起锅台上的筷子就给了我一下,我只好乖乖地撇下忧伤去打酱油了。
这世界你不承认都不行,有些人真的命好,还不知足。
我和茶茶一样不爱国际象棋。我们经常傍晚从少年宫的国际象棋辅导班里逃出来,坐在公园假山的凉亭里,一边信口八卦,一边看落日。
茶茶问我恋爱的滋味是什么,我吹着泡泡糖说:大概是甜的吧,像薄荷糖,清清爽爽的甜。
茶茶说她喜欢上了个坏男生,他可以轻而易举地通关很多网络游戏,却没有一门功课及格,还有,他的眼神忧郁而深情,像黎明。我呸了声,说:“大小姐,你以为在演戏啊!”
再后来,我就看到了那个叫舒雨湖的男孩子骑着单车,站在那里喊方茶茶。我觉得方茶茶挺没品位的,这男生除了个高,简直就没什么了。我喜欢的是阳光温暖的男生,不喜欢眼神阴郁的男子,而舒雨湖恰恰是。
可是,谁叫我和茶茶是朋友呢,接受方茶茶,就得接受目光像秋天的舒雨湖。还好他是个安静的男生,我们叽叽喳喳说话时,他就静静地坐在边上看落日。偶尔,他会来一句:你们俩就顶得上三百只鸭子。我们便群起而攻之,他只是躲。我们看琼瑶,他便看厚得可以当枕头的金庸,极力向我们推荐武侠世界里的精彩。我说:舒雨湖,就你那文文弱弱的样子,还武侠,你省省吧!舒雨湖便一本正经地说:你以为武侠就是好勇斗狠吗?那你就错了,武侠是一种震慑力,有了功夫,才能更好地帮助别人。那一刻,他的眼睛亮亮的,仿佛他就是侠之大者的郭靖。
我们斗嘴时,方茶茶就轻声地哼歌,她说她长大了要当林忆莲那样的歌星。我说:你的眼睛得填上三分之二才行。
我们学国际象棋终于半途而废,我开始迷上金庸的武侠小说,发誓长大要当个女武侠作家,开一个婉约型武侠新门派。我对舒雨湖说:你就等着看我的大作吧,要不我现在就给你签个名?
因为武侠,我在班级里拥有了很多铁哥们儿,他们常常跟我探讨降龙十八掌在《射雕》里出现过多少回这样的专业问题。我把这些说给方茶茶听时,她有些心不在焉。那时,我们已经不常去公园假山的小亭子里了。方茶茶的妈妈开始将她培养包装成淑女,据说还请了专门的礼仪老师。
方茶茶在我面前演示猫步,一举手一投足,摆着做作两个字。我咯咯地笑时,方茶茶会纠正我,尤尤,笑不要露齿。我白了她一眼,说:你有点像戴安娜王妃了。
再见面时,我们居然不知说些什么才好。半晌,茶茶说:尤尤,雨湖说他不喜欢我了。
我踢了脚边的一块小石子说:是吗?
我知道他喜欢你,你们在一起总是有话说。
我的脸一定红了,但我说:我不喜欢他那样的,茶茶,我的眼光和你不同。
方茶茶似乎有点高兴了,她拉住我的手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喜欢他,我请你吃大脚板冰淇淋。我使劲地一连吃下三个大脚板,心里凉成了冰。咧着冻僵了的嘴,我说:茶茶,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茶茶却莫名其妙地问了我一句:你说如果谢军遇到和她的好朋友一起争冠军会怎么样呢?
我拍拍她的头:傻丫头,棋是棋,生活是生活,就像武侠世界里,每个人都有不能跨过去的底线一样。
我让自己忙了起来。舒雨湖打来电话,说他找到了那本我没看过的《碧血剑》,要给我送来。我犹犹豫豫说:还是不用了吧,我要考试,妈妈下了最后通牒。可当舒雨湖站在校门口等我时,我还是开心地跑了过去。
站在公园的假山上,我沉默不语。舒雨湖说:侠女,你好像不够快乐吧?
是啊,从前的张尤尤总是傻傻地快乐着,似乎从来就没有忧愁。我说:雨湖,其实,我一直都不够快乐,只是不想表现出来……
他笑着说:我知道!
他真的知道吗? 也许我们真的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他眼中的忧伤,和我心底的忧伤,能够被彼此读懂吗? 
鬼使神差,在他递给我书时,我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这时,我看到了面前闪过茶茶愤怒的眼睛。
她大声喊:张尤尤,你是背叛者!
坐到路边的小茶室里,我拿出一副国际象棋,只说了一句话:我想跟你下盘棋。
方茶茶说:好,如果我赢了,你再不许与舒雨湖交往;如果你赢了,我们依然是好朋友。
我点了点头。
茶茶招招紧逼,我步步为营。大概是茶茶求胜心切吧,一个缓手,让我有了进攻的机会。我放下棋子,说:茶茶,你知道吗?我还一直是嫉妒你的。你那么漂亮,那么优秀,有那样疼爱你的父母。而我,只有一个天天望女成凤的母亲,我那么不上进,让她伤透了心。我很珍惜你这个朋友,真的,那些最无助的日子,都是你在我身边。所以,任何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不会抢,包括……舒雨湖,我只把他当成哥哥……
茶茶说:尤尤,做了那么久的朋友,看来我还是不了解你。其实,我们都在羡慕别人的生活。在我眼里,你快乐,无忧无虑,而我像父母手里的木偶,即便我有了喜欢的男生,也没有自信……
那天傍晚,我们聊了很久,我们的心从来没贴得那样近。
原来,我们都在各自的孤城里有了朋友,我们心里的空城早在不觉中充盈了起来。我们冲着落日大喊舒雨湖的名字,然后哈哈大笑,风于是一下子把青春的一段心事带得很远很远……
原 刊:《交际与口才》
作 者:为 枫

 
前篇文章:当“单眼皮的猪”爱上“双眼皮的猪”
后篇文章:美国人的“约会文化”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