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当“单眼皮的猪”爱上“双眼皮的猪”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1月26日
同屋的老黄给我掐指一算,说我这个月准犯桃花运有艳遇。我一听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这是我最爱犯的一个运了,比财运还好。我长到24岁,总是被女友甩掉,她说我长得不但身高不够,并且还近视眼。我最恨的人就是陈坤和陆毅那帮人,干什么长那么帅,还让不让人活?
我叹了一口气说:“现在谁还想结婚啊!”老黄就说:“谁结婚谁冒傻气,这年头女的都跟母老虎似的,高标准严要求不说,还要你‘三从四德’才行。”好像他结过婚一样,他长得更困难,远看像茄子近看像地瓜。但他会看相会算卦,一时让我们这帮读硕士的人迷三倒四的。
老黄说:“你桃花运就在此月,所以,没事去春暖花开的‘情人谷’里多转转吧。万一真有美眉,最后可不要忘记谢我,至少要请我吃十次麻辣水煮鱼喝扎啤。”我说:“要是真撞上了,我请你二十次都行。关键是美眉们都跑去嫁给有钱人,或者伴公子们去国外读书了,有谁喜欢我们啊!”
但我还是每天去“情人谷”里转一圈。“情人谷”是我们给学校小公园的后山坡起的别称,里面都成双成对的。我拿着英语书,佯装研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这是骗人。图书馆不去,猫在这里做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蹲点第二十八天,在我看尽情侣们在“情人谷”的种种表演吃了多次无事生非的醋以后,一个美丽女子闯入我的视线。身材婀娜不说,肤如凝脂、唇红齿白,一看就是江南女子。让我惊喜的是,她只有一个人!整个“情人谷”,只有我们两个是形单影只。你说,这不是缘分是什么?!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遗憾的是,还没等我来得及下手,她就小蛮腰一扭走了,转眼间像聊斋中的婴宁没了踪影。我急得书都丢了,赶紧回宿舍让老黄给我占上一卦。老黄闭着眼说:“应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追也不管事。”我说:“亲爱的老黄我求求你,快算算这女孩子来自哪个方向?”
老黄还是闭着眼说:“你这次艳遇势必要修成正果,等待我来与你找到她。不过,你要付手续费。现在,我们去‘天蓝蓝’喝扎啤如何?”
我说:“权且相信你一回吧,你要是算得不准,我要像黄世仁一样连本带利收回来。”
第二天,老黄说:“给。”我接过那张纸条。纸条上是姑娘的身高体重籍贯系别,更重要的是她还没有男友。我一听就拍案了,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啊?老黄说:“还有一条最重要的线索,这个美眉爱聊天。如果想套住她,还是去聊天吧。”我说:“行了这就结了,网恋我最拿手,不过每次都是见光死。但我练就了一身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功夫,能把美眉说得涕泪狂流。”
于是,每到晚上九点或周六周日我准时出现在“惜缘”网吧里,订了位子55号,因为56号就是我的梦中情人。从第一次站到她背后看到她的QQ号和网名,我就知道我离大功告成不远了。
她居然叫“双眼皮的猪”。我差点站在她身后笑了,这个美眉是属猪的!进入聊天室后,我起的名字让她打出一个鬼脸。“怎么,你叫‘单眼皮的猪’?”我说:“是啊,我一直在找‘双眼皮的猪’,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啊?”
接下来我们每天的聊天内容不断翻新,从怎么翘课说到网恋如何修成正果,从泰国政变说到布什和萨达姆。我们越说越投机,而且她总是一边聊天一边吃巧克力,不是德芙就是怡口莲,边打字边把手伸到袋子里去。但她从来不看身边的我,不知道身边的我就是那“单眼皮的猪”。她聊到高兴时嘻嘻地笑,那是我把窦文涛的段子讲给她听了。她说:“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没有女孩子喜欢你吗?”
这是我们第一次说到这个问题,我说:“那当然有,恨不得有一个连。但我看不上她们,我首先爱上的应该是一个人的灵魂。”天知道我这谎话说得多么高尚!很显然她激动了,然后打出一行字来:我们在聊天室里开个房间好好聊聊。
我们进去之后,我说:“啊,‘双眼皮的猪’,就是你真的和猪一样,我也爱上你了。而且你要是爱吃巧克力,我天天给你买德芙和怡口莲。”她老半天没回应,大概是惊住了,因为我成了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那天她穿着牛仔裤和紧身红色小衫,头发梳成马尾。她说:“你真神啊,你要再猜出我穿什么衣服我就给你打电话。”
我轻轻地打出了三个字:牛仔裤。然后我看到旁边的她差点跳起来。我看了她一眼,她看了我一眼说:“看什么看啊!”这个笨家伙,根本不知道和她聊得投机的人就在眼前!
我下了线,因为心跳得厉害,我看见她着急地找着我。我买了几包巧克力回来后点了一支烟,而她的巧克力已经吃完了。她再下意识地伸手时我把包递了过去。“你也爱吃巧克力啊?”她问。我心痛地点着头,这个小妞,怎么这么傻啊。她吃着我的巧克力问:“你说猪有双眼皮和单眼皮之分吗?”我笑了,对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子说:“有吧,双眼皮的是小母猪,单眼皮的是小男猪。怎么,你爱上了小男猪吗?”“不理你了。”她扭着身子转过去,又开始和别人聊。看着她和别人聊我就有些醋意地问:“怎么,你的猪八戒哥哥跑了?”她一边打字一边说:“谁知道他是不是回高老庄了。”
我气得要死。这么对她钟情,还说我回了高老庄?渐渐熟悉了以后,我就不敢去网吧和她聊天了,因为怕她识破我,我改在宿舍里和她聊:“是不是有人追你呢?”
她说:“是啊,一个恐龙。人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和你一样有意思?”
天啊,我居然赢得了她的好感。她若是知道两人都是我,那么我不是有希望了?我找老黄让他把把我的爱情脉。他沉吟了一下说:“我得喝着扎啤才有灵感。”我说:“行,你算算我有多少希望,你喝什么我都给你买。”
老黄正追大四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和老黄真是天生一对,一个像地瓜,一个像土豆。老黄说:“人家英语六级了,而且还会画画,多才多艺的。谁跟你似的,好色之徒!”我说:“男人好色,千古有之。何况我和宋朗朗都是猪,只不过一个单眼皮一个双眼皮而已。”
老黄说:“你这次红娈已动,我看差不多能修成正果。先下手为强吧,赶紧趁情人节给她送花什么的,千万别让她跑了。”我听后大喜,再去聊天室我说:“能见见你吗?情人节怎么过?那个男人还送你巧克力吃吗?”那时我正在宋朗朗的身边,她看了我一眼说:“他对我挺好的,我吃了人家嘴短,看样子他喜欢我,我不知怎么办?”这时我从网上下来,然后从夹克里掏出一束红玫瑰说:“你好,我能送花给你吗?”
宋朗朗犹豫地看着我,然后近乎可怜地说:“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网上也有一个男人要送我花和我过情人节,他要长得比你好看怎么办?”我说:“你怎么也这么好色啊!难道我的真心你还看不出来吗?网上鱼目混珠的人多着呢。再说,你不就是喜欢那单眼皮的猪吗?他能逗你开心的事我也能。”“是啊。”宋朗朗点点那可爱的小脑袋,“假如你们两个人是一个人多好啊!”我大喜,一把握住她的手说:“宋朗朗啊,你可找到组织了。地下党和地上党原来就是一个人啊,我就是那单眼皮的猪啊!”
“不可能!”宋朗朗后退了半步说:“怎么可能?”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诉说了一遍,又把网上那些话再重复了一次,宋朗朗听到后来差点感动地哭了。我说:“为了追你我费尽周折,把封建迷信都用上了,到现在我还欠老黄几年的扎啤呢。”
宋朗朗把脸趴上来看了看我说:“原来,你还真是个单眼皮!”
原 刊:《交际与口才》
作 者:邹思源

 
前篇文章:现代人如何对付心理疲劳
后篇文章:孤城里的棋和绿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