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她为何一再想自杀
文档类型:心理问答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1月20日
有些人认为自己的不幸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幸,也是无法逃避的不幸,于是觉得“生是痛苦,死倒解脱”,往往万念俱灰,甘愿撒手人寰,这尤以抑郁性格的人为著。正如美国精神病学家贝克所说:“自杀的偏见看来是由于病人形成一种概念,对其所处的境遇感到无法立足和绝望,他认为对痛苦已无法忍受,并已无法解决,医生无能为力,症状无法减轻,问题也无法解决。自杀病人往往声称自杀是他们摆脱绝望的唯一可行的办法。”
对于今天来心理咨询的这位女大学生也不例外,她两次轻生均没有摆脱尘世的羁绊,反而使她感到愈发痛苦。
在咨询室,我给这位女大学生一份“症状自评量表”让她填写。结果显示她有抑郁和焦虑倾向。
经过交谈,我了解到导致这位女大学生一再想自杀的背后,是其最近与男友发生了一次婚前性行为,之后便担心自己怀孕,尤其害怕怀孕被别人察觉,进而极度自卑、自我否定,产生自杀行为。
“发生这种事情,我根本不知道向谁诉说,我知道说了也没有用,没有谁能帮助我解决实际问题。暑假在我男朋友家里,糊里糊涂就发生了性关系。与男友发生性关系,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爱他,他也深深地爱着我。可是我害怕怀孕,害怕极了。因为那样,父母肯定不会原谅我,老师和同学们肯定会嘲笑我,我简直没脸活了。你看,现在月经推迟了二十多天还没有来,肯定是怀孕了。男友偏说当时是安全期,不会怀孕,我真的不应该相信他。不来月经,同学们好像都知道了,她们现在肯定看不起我了,我见她们整天三五个人在一起,肯定是在背后议论我。男友也不理解我,说我不可理喻,骂我有病、神经过敏。爸爸妈妈肯定是更不敢告诉的,他们要是知道我这样自甘堕落,如此败坏门风,  肯定会气死的。现在没有谁能理解我、帮助我,我只有一死了之。”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我估计这位女大学生的问题很可能与她的成长经历有关。在我的鼓励下,她继续尽情地诉说自己的苦恼。
她是个独生女,父母都是大学的老师,可能是知识分子的清高,父母与周围邻居的关系十分紧张,在学校里也很不得志,属于那种非常普通的教育工作者。他们望女成凤,几乎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女儿身上,为她的成长尽可能地创造了优越的物质环境,却忽视了对她应有的心理素质培养。
她从小体弱多病,父母就限制她与周围的小朋友玩耍,要求她整日呆在家里练琴、学画。在学校里也很少与同学们交往,受了委屈也只是回家哭,父母则往往以物质的满足来平衡她的失落,却很少在心理上予以关怀和支持。
这种经历就决定了她脆弱的心理和过分依赖的性格,当在生活中遇到“婚前怀孕”这种意外事件时,她因强烈的“耻辱感”,不敢向别人诉说、求助,更不敢到医院检查来消除自己的顾虑,从而寂寞无助,引发心理危机。
怯弱的体质、封闭的家庭,还使得她性格多疑,缺乏对周围人起码的信任。她心胸不开阔,认识范围狭窄,因此在处理问题时,往往采取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多种途径,从而容易产生抑郁情绪。
这位女大学生基本上同意了我分析的观点,但是她仍感到内疚:“在父母、老师眼中,我一向是一个乖孩子、好学生。我也说不清楚,我怎么会变得这么不知廉耻,竟为一时的冲动而惹下这么大的祸患,我真是该死。”
这又是她另一方面的问题。由于父母、老师的教育,使她明确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强大的“超我”不断地试图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大家闺秀,一个知书达理的淑女;而无意识的“本我”又使自己无法克制性冲动,与男友偷食禁果。之后她又无法排遣强烈的自责,导致“超我”与“本我”的强烈冲突而产生强烈的“罪恶感”,导致精神抑郁。
看来要解决她的问题,关键是要消除她的“耻辱感”和“罪恶感”。
我决定采取精神支持疗法和合理情绪疗法来治疗。
精神支持疗法是指运用语言对咨询者进行安慰、疏导、解释、劝说、鼓励和指导,  以帮助他们克服消极情绪,纠正认识,减轻心理负担,提高自信心。
我细听她的倾诉,让她尽情合理地宣泄内心积压的消极情绪。我强调了不可能怀孕的科学依据,让她建立一种合理的理性观念。
我画了一张安全期避孕图,要她指明她和男友发生性关系的具体日期。很显然,她因冲动发生性关系的那天在不孕的安全期,也就是说怀孕的可能性很小。我又告诉她心情紧张、过度焦虑及心理暗示等可以导致月经推迟或停经。
听了我的这一番解释,她感到轻松了很多。
在她看来,发生性关系后月经推迟,一定就是怀孕了,怀孕就意味着无脸见人,无法向父母交待,这是一种不合理的信念。通过合理的情绪治疗,我指出她的不良情绪反应主要与信念有关,帮助她学会以合理的思维方式代替不合理的信念,以避免做不合理信念的牺牲品。
随后,我们又一起讨论了自杀行为的后果,探讨如何走出自我封闭的狭小圈子,如何优化自己的性格等问题。
我还提醒她,为了保证心理健康,应尽量避免婚前性行为。
会谈结束时,她说她的心情轻松开朗了很多。
此后,又进行了几次咨询治疗,这位女大学生终于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咨询结束后过了一个多月,她又走进咨询室。
她很高兴地告诉我现在月经已恢复了,生活、学习一切正常。
原 刊:《交际与口才》
作 者:浩 言

 
前篇文章:错误的心理暗示
后篇文章:女人留住男人的十招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