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他为什么害怕与人对视
文档类型:心理问答   文档整理时间:2006年11月22日
【案例陈述】害怕与人对视的高一男生
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长相端正、个子稍高的男生,名叫林翰,是本校高一年级的学生。我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比女孩子还害羞,自打坐下就没敢与我对视,不是盯着自己的手,就是斜视墙角。在我的启发下,他一点点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原来,他的问题还真的和“对视”有关。
随后,他向我讲了自己特殊的经历:
上一年级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一个小姑娘。她性格活泼,长得也漂亮,很快他们就成了好朋友。那时,班里哪个小朋友过生日了,同学们都会送件礼物,表示祝贺。老师鼓励这种做法,说是可以增进团结。礼物当然以手工制作为主,不提倡花钱。我的同桌过生日时,我用平时积攒下的零用钱给她买了一只玩具熊。她曾说过最喜欢这种玩具熊。这件礼物显得很特别,因为是用一笔‘巨款’买的。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也挺得意。但我的得意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妈妈很快就知道了。她不由分说就给了我两记耳光,恶狠狠地骂我:“你刚这么大一点就不学好,早恋也太早了吧?没出息!”虽然不能确定自己错在哪里,但我知道我犯了大错,无论喜欢同桌还是花钱买礼物都是不对的。第二天到了学校见到同桌,我没理她,她找我说话我也不理。后来,这个同桌转走了。老师说是因为父母工作调动,可我总觉得跟我不理她有关系。我很难过,因为我还是很喜欢她。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后来这件事差不多淡忘了,直到小学五年级时那次全校大会我才知道根本没忘。那是一次突然招集的全校大会,校长在会上严厉批评了六年级两名同学,因为他们早恋,离家出走,昨天才被家长找回来。不知道怎么,我就突然想起了送同桌玩具熊那件事,想起了妈妈给我的两记耳光。原来我那么小的时候就有这种事了!难怪妈妈那么生气。我觉得校长的话都是在警告我。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不敢抬头,不敢出声。从这时起,我就不敢和女生说话了。我觉得她们的眼睛可以看出我心中的坏念头,尽管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坏念头是什么。
后来就更糟糕了。我不敢与所有女性对视,包括同学、老师、妈妈,甚至马路上擦肩而过的行人。如果不小心抬头对视了一眼,我就会心跳加快,恐慌不安。到了初中,情况也没有好转。因为不敢与老师对视,课堂交流成了问题。好在那时的功课不算太难,我这怪毛病尚未影响到学习成绩,所以心理负担也不沉重,总觉以后年龄大一点就能克服了。
升入高中以后,课程负担加重了,竞争压力也加大了,我的心理问题就尖锐起来了。我越来越觉得,不敢与老师对视,是我学习上的最大障碍。我不止一次对自己说:看一眼老师的目光,就一眼。但是不行,每次都怕得要死。高中课程可不那么简单,弄不懂的问题要请教老师,不敢与老师对视怎么交流啊?我在自卑、自责当中无数次尝试自我克服,却总以失败告终。渐渐的,我的学习成绩下降了,仅仅维持在中等。我很着急,请老师帮帮我,帮我克服这个毛病吧,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影响学习,耽误了前途啊! 
【心理分析】童年的痛苦经历是祸根
林翰患上了典型的对视恐怖症,而且已经相当严重。对视恐怖症是社交恐怖症的一种,表现为在人际交往中不敢与对方目光接触,并伴有惊恐、羞愧、心跳加速、出汗、口吃、思维混乱等生理反应。
林翰之所以患上对视恐怖症,根源在于童年所受到的心灵伤害。林翰的母亲要负相当大的责任。林翰给同桌的女孩送生日礼物,完全是小孩子们正常的交往活动,无可指责。如果母亲觉得孩子花钱给异性朋友买礼物不妥,应该耐心、平静地引导孩子,然而这位妈妈却夸张地认为那是“早恋”,粗暴地责骂一个幼稚的儿童,当然是错误的。可怕的是,这件痛苦经历就像一粒种子,植入了林翰幼小的心灵,等到五年级时遇到类似的事,种子就会发芽,结出恶果。换句话说,正是林翰的母亲亲手关闭了孩子的“心灵窗户”。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家庭教育中的简单、粗暴对孩子的心理健康危害有多大。
发展心理学告诉我们,儿童的自我意识还不成熟,他们的自我认识和自我评价基本上都以成年人的评价为标准,特别是父母和教师等孩子眼中的权威人物的评价。无疑,母亲的过激评价在林翰心中形成一种精神创伤。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孩子已经淡忘了,其实这创伤依然清晰地储存在记忆的深处,只要具备一定的环境条件,就一定会引发相应的心理行为问题,甚至形成心理障碍或更严重的精神疾病。林翰就是这样,五年后校长的一番训示,唤醒了他记忆中那个令他难堪的评价,强化了自卑情结,加重了心灵创伤。
林翰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有很强的自尊心,在道德品行方面又习惯于苛求自己,所以他在人际交往中就非常敏感地关注周围人们对自己的评价,甚至产生“过敏性思维联想”,特别是对女性目光的过敏性联想。由害怕而逃避,而逃避一次就会感到一种暂时的安全感,可是每逃避一次也就必然强化一次过敏和恐怖的强度。如此恶性循环,恐怖的对象就泛化了,由害怕女教师的目光泛化为也害怕所有人的目光。特别是到了高中,沉重的学习压力使小明认为害怕老师的目光是提高学习成绩的最大障碍,可是自己又无法改变这种现状,于是这种强烈的情感更加重了上述的恶性循环。
林翰必须尽快接受专业治疗,否则不仅会影响学业,还会对将来的就业、生活构成威胁。
【心理矫正】重新开户心灵的窗户
林翰的病症是多年来逐渐形成的,因而矫正起来同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加上病情较严重,与青春期心理同步演变,情况已相当复杂。因此,我约见林翰的父母,介绍他们带孩子到某大学心理诊所接受更系统的治疗。两个月以后,林翰的症状有所改观。校园里见了我,目光还有点躲闪,但情绪快活多了。他说:“医生说了,高二上半学期就能结束第三疗程,保证不耽误高三总复习。”据我所知,林翰接受的是森田疗法和行为疗法中系统脱敏训练。
与林翰有相似病症的中学生很多,只是症状较轻,容易与“害羞”“怕生”“性格内向”等混淆,家长和老师切不可掉以轻心。如果发现孩子不以头,应及早到心理诊所就治;症状轻的,自我矫正也能见效,具体方法如下:
1. 深呼吸放松法。当自己在社交场合中感觉紧张时,可以暂时找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以尽可能慢的速度做几次深呼吸,同时在心里默念:放松、放松。
2. 想象放松法。平时想象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场景(如草原、森林、大海等),每天练习几次,直到一想到"草原"或"森林",立刻便感觉放松为止。以后在社交场合中感觉紧张时,便可以通过在心中默念这个词以达到放松的效果。
3. 系统脱敏法。把自己最害怕与他对视的人依次排列出来,如:女老师、男老师、女同学、男同学、陌生人等等,然后从最低等级开始,先做一会儿放松训练,然后想象自己正与人打对视,体会一个刚才的紧张程度,再做放松练习,再想象,再体会,直到不感觉紧张,那么就可以进人第一次想象,直到想象自己能够坦然与人对视为止。当我们完成了想象脱敏之后,还应在现实的生活、学习、工作场景中去逐渐脱敏,直到消除紧张。
4. 模仿学习法。这也就是向周围那些社会适应良好、性格开放的人学习,去和他们交往,建立同伴间的友谊,逐渐找回丢失的快乐。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降低不太严重的对视恐怖症的捷径。
5. 转移刺激法。即暂时转移引起对视恐怖的外界刺激,比如假期旅游,到相对陌生的环境待几天,避开熟悉的老师和同学。由于外界刺激在一段时间内消失,其条件反射在头脑中的痕迹就会逐渐淡漠,有时还可消除。
原 刊:《家庭医学·新健康》
作 者:左后卫

 
前篇文章:成功需要一定“野心”
后篇文章:演讲者必备的心理素质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