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走出依赖好友的阴影
文档类型:心理魔方   文档整理时间:2006年11月1日
我很感激我的同学邓浩,是他让我离开了建筑工地,并介绍到他工作的工厂里工作。只不过他做的是生产经理,而我是流水线上的操作工。他还不让我住那凌乱的集体宿舍,让我搬到他那二室一厅的宿舍里住,不收我的租金。
邓浩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基于他的真诚,自尊的我摒弃了他施舍我的想法,理解为是对我的帮助。是的,我太需要帮助了。我的境况从小就比邓浩差,他的父母在国营单位,而我,因为家境太差而放弃了高考。耐不住家乡的贫穷,我在惶惑与企盼中南下深圳,足足找了3个月的工作,最后,只能在建筑工地干。而就在这时,邓浩出现了。
被邓浩帮助的日子,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因为,我是一个自尊的人。邓浩是经理,忙进忙出地指挥生产。而我却在流水线上机械地操作着。领班、主管,都因为我是邓浩的同学而让着我几分,车间的工人也对我敬而远之。我很孤独,与邓浩在宿舍里我们从来不谈公事,我们的话题永远是中学时代。有一次,例外地谈到公事,邓浩竟然像一个高高在上的领导,拍拍我的肩膀说:“阿南,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比这更不愉快的事很快跟着就来了,我做错了一大堆货,领班对我大发脾气,这也引来了我的脾气。我无所谓的歪着头,满脸嘲弄地望着领班,领班说:“你别以为邓浩是你同学,你就了不起了。”这句话彻底惹火了我,我摆出更多嘲弄的姿态:“我就是了不起,你又能把我怎样?”这句话让领班叫来了主管,主管看我这样,无奈地叫来了邓浩。那一刻,邓浩板着脸,没说一句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回到宿舍后,邓浩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阿南啊,要知道你这样做,我就很难做人了。”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我和邓浩之间不可挽回地出现了阴影,我们相处的情形变得尴尬。我们互相尝试着,想化除这份尴尬,可许多东西已无法改变了。在这尴尬的日子里,接受邓浩的帮助,这让我愈加难堪。我只有按自欺欺人的说法说服自己:舌头和牙齿都会打架,两个人肯定会有闹矛盾的时候,时间长了,矛盾自然而然也就消失了。然而,这种想法并不能让我心安理得地跟邓浩相处。敏感的自尊心告诉我,毕竟我是属于被帮助的一方。我有时会想到离开邓浩,这种想法一产生,我就觉得后怕,我怕离开后会找不到工作。
我在难堪与矛盾中度日。如果不是邓浩女友小萱的到来,我想我会永远这样过下去,我确实缺乏勇气离开这个尽管不愉快但物质条件让我满意的环境。小萱,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她完全拒绝了邓浩好意的帮助,自己在一家外企公司找到一份文员工作。并且,她谢绝邓浩帮她找的宿舍,在外租房。
小萱的处事方式让我猛然脸红于自己一再对邓浩的依赖。在一个女子面前,我发觉自己原来这么卑微、软弱和无助。我留恋于同学给予的施舍——是的,现在我得承认,这分明是一种施舍,对于一个不思进取的弱者,无论多大诚意的帮助,最后也会枯萎成一种可怜的施舍。
终于,我抛掉了所有的犹豫和后怕,做了一件一直以来就想做的事。我辞掉了邓浩给我介绍的工作,搬出了邓浩的宿舍,并且付给了邓浩应付的房租。邓浩一直是我的依赖,也一直是我的阴影,想走出阴影,我就得放弃依赖。邓浩不解我的辞工和搬迁,以及付房租,在我的坚持下,他惟有同意。肯认同我意见的邓浩,让我一下子有了久逢老友的感觉。原来,人与人之间的难堪与隔膜是如此容易消除,在平等简单的心态下,所有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
我很自豪,因为,我从一条别人的路上走出来,走上了自己的路。
(编辑汤知慧)
原 刊:《祝您健康》
作 者:易江南

 
前篇文章:新上班族在心理上应做好哪些准备
后篇文章:“心理枯竭症”不可小视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