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我们学校最美的女生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2年9月7日
第一次见到罗漫,便惊讶于她的美丽。
那时我刚上大一,大学的女生一般都很傲,很少承认另外一个女孩子的美丽,可当我跑出校门,与正低头往里走的她撞了个满怀的时候,我就不得不承认,这是我们学校最美的女生。
后来,学校举办通俗歌曲大奖赛,我主持,她是歌手。于是我知道了一个很美名字——罗漫。当她走上冠军奖台的时候,我们相视而笑。
我们有友谊,从此开始。
罗漫高我一届,她大概是校园里最抢眼的人物了。冬天,她或许红裤,红高羊毛衫,外罩红呢大衣,在买包的学生队伍中你一眼就能认出她来;夏天,你或许会看见她白衣白裙,静静地坐在自习室中读书;春天的时候,校园里又晃动着她明黄色的针织大摆裙;秋天她又一身宝石蓝长裙,腰间斜挂一条细银饰链,抱着书本款款地从教室中走出来……
我个人偏爱素色,而且从没见过着如此艳色衣衫还能美丽的女子。但罗漫穿出来,味道就不一样了。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我们的友谊在互相欣赏中悄悄地走着。
这种友好的关系一直维系到我恋爱。
甄君高我三届,在学校里亦是风头很劲的人物。那一年他刚刚毕业。
我一直不能相信甄君会在我与罗漫之间选择了我。因为谁都知道,罗漫追他近一年半,且追得大胆而辛苦。我问甄君这是为什么,他直截了当地对我说:“因为我要找的是一个可以结婚的女子,而不是一个抓不住的情人。”
“那你喜欢罗漫吗?”
“我喜欢你。”
甄君从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令我很苦恼。因而从此,罗漫成了我与他之间的影子,而我与罗漫的关系,也就变得很微妙了。
我与甄君在校园里从不成双入对,因而知道我们恋爱的人,也就仅限于几个好友。而我始终不敢告诉罗漫。
有时候,罗漫仍去找甄君聊天,说他像她的大哥,弄得甄君很是自作多情,因而也做出一些诸如挽手散步的事情来。我知道后,与他谈了不知多少次,吵了不知多少次。终于,甄君总算是明白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在学校新年联欢会上,罗漫含泪一曲:“我曾用心地来爱着你,为何不见你对我用真情……”唱得我心也酸酸的,可是我又能如何?
后来,断断续续地得到一些关于罗漫的消息。比如她与强恋爱了……她给人的感觉是流动的,像水,抓不住。
甄君听到罗漫恋爱的消息,对我说了些强的坏话,颇有诋毁之意。我没说话。甄君不知道,诋毁别人就是诋毁自己。我爱的男人,应该是磊落大度的。
在罗漫毕业前,突然有一天找到我,约我晚上去她家玩。
晚上7:00,我准时按响门铃。罗漫来开门,一身家居衣裳,朴素的她依旧美得不一般。
她还没吃完饭,于是我坐在她的书桌前等她。台灯下一本摊开的书,我看了看书名:《罗丹艺术作品》,书架上大多也是艺术类书籍,于是想起碑聊天的时候她说曾学过工笔花鸟,不由得对她又多了一层欣赏:罗漫真的不只是长得漂亮!
突然桌面玻璃板下压着的一段手写文字映入我的眼帘:
“我的座右铭:
我要成为一个独立、完整的人。
我要成为一个博爱、宽容、高雅、成熟的女人。
我要把我的爱,献给我周围的人,去帮助他们,点燃他们的希望。
我要为我的事业奋斗终生,成为一个独立的、不依附于任何人的、有魅力的女人。
而我所爱的人,也必将是个胸怀博大的、能点燃我心灵智慧之光的伟男子。
也许将来我只能成为一个平凡的人。
但是,我爱过、追求过、奋斗过——不枉此生!”
我简直呆在了那里——这不就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吗?
罗漫刷了碗,过来和我聊天。
在灯下看她,烫过的头发长了,不经意的在脑后系了一下,两鬓垂下几丝松松弯弯的碎发,显出了光洁的额和秀挺的鼻,不施粉黛,立体的脸庞很像四五十年代好莱坞黑白片明星。
不管心里是否存有介蒂,我不得不客观地承认罗漫真的是很美,那是一种综合了灵气与智慧的高贵气质的自然流露,美得令人透不过气。
和罗漫聊了许多。
她说女人其实是很强大的,这强大来自于内心世界的修养和坚强的忍耐力。她说修养是件外衣,包装女人,而独立、坚强是脊梁,支撑女人。她还说曾经很深地爱过一个人,后来发现那个人根本不值得爱。她没说那是谁,我也没问,我想我们心照不宣。
我听着,细细打量着罗漫。这么美、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是不应该被人拒绝的。
而很多男人,因为自身的狭隘和怯懦,是不敢爱罗漫这样的女子的。他们一方面欣赏着她的美丽,垂涎着她的热情,另一方面却又害怕她的热烈,憎恨着她的智慧。甄君就是。
自从这次长谈后不久,罗漫就毕业了。她考入了一家非常有名,规模又非常大的集团公司。我们的联系,从此也就断了。
大四的时候,我终于与甄君分手了。我们还很和气地做朋友。
大学毕业后,我考入一家公司,在写字楼云集的商业区工作。
有一天早晨上班。下了公车,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便见到依旧艳色衣衫的罗漫站在不远处冲我嫣然而笑,深玫瑰色的衣裳和同色口红,衬得初夏的绿色更加浓郁。
我大叫,冲上去相拥。
真的巧,这就是缘么?我很幸运,在生命中能拥有一份相引相吸的友情之缘,若即若离,却总是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
周日早晨还没起床便接到了罗漫的问候电话。我笑问她是否名花有主,她说还没有。
我惊讶:“为什么没有?”
她倒反问:“为什么要有?我才23岁!”
是啊,独立的罗漫事业有成,但我们衷心祝福她的,却仍是爱情美满,家庭幸福。
不是么?
原 刊:
作 者:岳松梅

 
前篇文章:怎样战胜恐惧心理
后篇文章:逃离“速食爱情”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